隐居幻想

Standard

学农的地方在郊区。

我知道这是句废话,毕竟无论是哪个年代、哪个学校,学农总要下乡劳动。但当我随着学校的大巴一路浏览收获的景致,并且最终拖着行李踏上还留有新鲜气息的泥土时,我还是为自己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郊区感到高兴。一种远离尘嚣、无忧无虑、没有多少负担的释然与轻松:夕阳落在很高很高的稻苗或是杂草上面,金黄色与草绿色和谐地听从风的指挥,陶醉在只属于它们自己的律动中;波光粼粼的河水虽然并不清澈,但一层层微微的浪花还是明显而真实地反映出整个湖面的油油绿色。这儿的天更是从头蓝到尾。虽然不像二郎山日落时的天空那般从深蓝到湛蓝,再到湖蓝灰蓝层次分明涵盖了几乎所有的蓝色,它那毋庸置疑的澄净却是可以美到都不需要用云朵来点缀。所谓万里无云,其最高境界或许也就不过如此罢。

每次外出务农我总忍不住花很长时间专注于这些让人倾心的景色,确切地说是一片片杂稻田子,一块块绿色荡漾的湖水和一排排整齐的农家房舍:对我这个贸然闯入的陌生人而言,郊区的一草一木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宁静的风景心平气和地陪伴着勤劳朴实的人们。如此简单而又怡然自得的生活甚至都能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隐居”一词。我一面欣喜地走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初秋画卷里,一面想象着曾经悠然体味过隐居生活的偶像巴斯滕、简朴大师梭罗或是Hilary and Jackie中的姐姐Hillary:在生活上与外界失去联系,与心爱的贾尔尼过着最简朴的生活,收获最单纯的快乐:“小桥流水人家”的幽静;“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的诗情;或者“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满足……

一眼望到很远很深的地方,不会有任何钢筋丛林阻挡视线。我忘情地想象着他们与柔和自然完美交融的情景,想着想着连我自己都笑了。可我终于还是发觉,隐居生活,原来其实也是需要勇气的。

梭罗只身一人来到瓦尔登湖,自己搭着房子种着田钓着鱼,亲身实践着每一分每一秒的俭朴生活,却在生命静静流淌的时候过早地失去了健康;巴斯滕带着感慨回到家乡,他拒绝了马赛博利给的痛苦与远离圣西罗的遗憾一次又一次的打扰,却始终拗不过一直为他所牵挂的橙衣军团的召唤;Hillary相夫教子的悠然生活在一阵不经意中被内心痛苦而空虚的妹妹Jackie打破;当她终于原谅了妹妹,妹妹也永远地离他而去……

梭罗以健康为代价换来了受用一生、造福后代的简朴哲学;巴斯滕以眷恋为代价换来了短暂的了无牵挂;Hillary以亲情为代价换来了生命中最纯净最灿烂的瞬间。体验隐居,他们都拿出了让人敬佩的勇气,因为他们的代价远不止我所列举的这些;世俗的眼光,事业的割舍,亲友的挽留……没有什么能挡住他们向往自由的脚步,而毕竟,他们在隐居生活中所收获的快乐是这世间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啊!

可我不同。我无法抛弃尘世里的功名利禄,尽管我承认我追求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更有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或是为这世界带来些美好的财富;我无法放下我的家人和朋友,因为我无法忍受我的亲情与友情被空间间隔在万里之外……我无法拿出隐者的勇气,即使这意味着我无法享受隐居的快乐。至少在当下,隐居我无能为力。

朋友笑我如此多愁善感怎能学好经济,我想或许有一天我能够,也必须会拿得起也放得下,但至少这一刻,原谅我还没做好准备。

甚至换一个角度讲,我连流浪的资格都没有,又何谈隐居!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虽然现在我无法切身地实践隐居的安然,可至少我可以先学会让心灵去隐居,少一份喧嚣,多一份淡泊,让心灵在安静的思考中得到升华——是的,我确定我可以做到。

回家的路上坐在窗边,一路目不转睛地望着郊外的初秋景色。我纵情地望着,一眼望到很远很深的地方,没有任何钢筋丛林阻挡视线。那种一望无垠的海阔天空,连同幽隐的乡村风景,它们很美、很美……

Advertisements

Shout Your Feedbac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